网站地图
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改革创新 > 正文

《成都日报》关注我县建立“1+20”资源交易体系预防腐败工作

发布时间:2015-12-02 10:13:36      来源:大邑县纪委监察局       
摘要:12月1日,《成都日报》以《村(社)公资交易全“阳光” 让权力寻租无从遁形 大邑县在全省率先建立“1+20”公共资源交易体系》为题,报道了我县在资源交易领域的预防腐败工作。

《成都日报》报道链接:http://www.cdrb.com.cn/html/2015-12/01/content_2260996.htm


核心提示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强和规范公共资源交易工作,是通过法制化路径、市场化手段、规范化程序,优化公共资源配置的内在要求;是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公信力的重要内容;是推进基层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大举措。

\

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交易现场

以前,乡镇公共资源处置权、物资采购权、建设项目发包权往往集中在少数人甚至个别人手中,群众监督不了、乡镇监管不到,容易导致腐败现象的发生。大邑县开全省先河,率先在全县20个乡镇成立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与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无缝对接,构建了“县乡对接、平台统一、管理规范、覆盖全县”的“1+20”公共资源交易体系。

乡镇交易服务所建成后,原先在各行政村分散交易的公共资源,全部纳入交易所集中交易、集中监管。在这里,公共资源交易按程序操作,交易信息全面公开,交易规则集体决定,交易活动由专业队伍组织实施,评标、定标交给临时抽取组建的专业评审委员会操办,交易过程在严格监督下透明运作,使过去农村公共资产资源配置由“政府说了算”“干部说了算”为“市场说了算”“公平竞争说了算”。

院落整治需花钱 走“阳光程序”

今年8月,大邑县晋原街道辖区内两个“三无院落”的整治提上议事日程。社区通过召开居民大会,理清了需要整治的清单:楼道刷漆、防护栏翻新、安装监控设备、整治花坛等10多个项目,预计需要花费22万元。以往,这22万元的工程给谁做,都是街办、社区干部说了算。现在,所有项目打包,通过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走的是公开信息发布程序。服务所统一接件、统一信息发布、统一现场交易、统一资金收退、统一监督管理,全过程公开公正透明。最终达到了公共资金用得最少,小区居民们最满意的效果。

“今年,我们街办的几十个项目都是纳入公共资源交易所进行优化配置,老百姓满意,我们也觉得做事有底气。”晋原街办副主任蒲玉忠告诉记者。

针对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大邑县将工程单价合同估算在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单位确定,预算项目在1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服务类项目采购等全部纳入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实行统一管理、集中交易。

记者在现场看到,从交易信息发布、交易活动报名、交易场地安排到成交合同签订,全过程一律在交易服务所统一进行。“所有进场开评标活动均严格按照法律所规定的程序和方式进行,评标活动在全封闭的环境下进行,保证乡镇机关、所属企事业单位以及村组涉及国有资产资金投入的项目公开、公平、公正交易。”大邑县治县办相关人士表示。

全方位监管 实现“阳光交易”

为了让交易得到全方位监管,实现“阳光交易”,各乡镇交易服务所配备先进的电子监控系统,实施评标全过程摄像,对交易活动从信息发布到合同签订全过程实行音、视频同步监控录像,刻录并保存音、视频现场资料,每半年接受县纪检、审计部门联合督查,对交易活动中的违法、违纪行为及时纠正和查处,确保交易过程的公开性和交易结果的公正性。

县纪委监察局和县发改局负责对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进行指导、督促和检查。县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负责对全县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的业务指导、培训和年度考核工作。乡镇纪检机关对乡镇交易活动全程监督。村监委会代表作为乡镇公共资源交易监督小组成员,项目村的村监委成员参与交易全程监督。同时,将交易服务所机构设置、联系方式、政策法规、规则流程、处理决定、投诉电话全部在网上公开,将工作动态、招标公告、结果公示、变更通知统一在网上发布,并提供电子版招标文件,供投标人免费下载,使交易活动在阳光下进行,接受交易活动参与人和社会各界的监督。

基层治理新探索 源头上遏制腐败

据悉,今年以来,乡镇交易服务所开展工程建设项目177宗,采购项目4宗,资产资源交易项目4宗,节约资金471.42万元。

大邑县治区办相关人士表示,公共资源交易作为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权力寻租的“高发区”。围绕破除在公共资源交易过程中的各种权钱交易和暗箱操作,大邑县通过建立乡镇公共资源交易服务所进行集中统一交易,做到公开、透明、规范运行,最大程度地压缩了权力寻租的空间,从源头上遏制了腐败问题的发生,为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作出了新的探索。实践证明,让行业主管部门与交易活动具体管理和操作过程完全脱钩,构建立体化、全方位的监督体系,打造阳光透明的监督环境,可以有效减少部门、招标方、投标方利益纠缠,让权力寻租、暗箱操作等行为无从遁形。